今天上午,廣州兩級法院13名正副院長出庭審案。這是近年來,廣東省內較大規模兩級法院正副院長集中出庭審判。自今年初,廣東省高院向各級法院下發《審判委員會委員參加合議庭審理案件的若干規定(試行)後,更多法院院長及副院長出庭審案。
  今日上午9時,廣州兩級13家法院的正副院長將在庭審網絡直播平臺開通時一齊亮相,分別開庭審理各自的案件並直播。法院院長親自審案是審判權運行機制改革的重要體現,廣州法院已經出台規定,院長、副院長、審判委員會委員都要到一線辦案。院長重回審判席,實現從“批案”到“辦案”角色的轉變,是法院去行政化改革的新氣象。
  自上世紀90年代進行的審判方式改革,擴大了合議庭職權,從而使法院的副院長等重新回審判席。相比之下,由於法院的院長庭長還承擔一些行政管理事務,辦理案件較少。一直以來,副院長審理的案件相比院長要多。“有的副院長一年下來可能會審判幾個有影響力的重大案件”,省內一名法官介紹。
  為讓法院正副院長更多地參與審判工作,今年年初,廣東省高院下發《審判委員會委員參加合議庭審理案件的若干規定(試行)》,規定審判委員會委員每年須承辦1-2件案件,擔任審判長審理2-3件案件。而法院的正副院長都是審判委員會委員,省內部分法院掀起一輪法院院長及副院長輪番出庭審案的情況。據不完全統計,2014年以來,佛山中院副院長共辦案41宗。分管刑庭的中山中院副院長康軍,每年參與審理的刑事案件有3-5宗。除副院長審辦案件增加外,值得註意的是,今年以來,有法院的“一把手”積极參与到審判工作中。以廣州為例,今年上半年,廣州市中院院長劉年夫已審理兩起刑事案件。佛山中院院長陳陟雲也表示今年要親自審理案件。
  對此,廣東省高院有關法官介紹,伴隨省內不斷落實“讓審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負責”的重要改革舉措,法院正副院長審案將進一步常態化。
  本版統籌:南都記者 任先博
  採寫:南都記者 吳筍林 黃文冠 任先博 呂婧
  解讀

  如何給院長排案?根據其專業背景排案,綜合考慮排期
  如何給法院院長分配案件?省內多名法院法官介紹,一個前提條件是法院院長或者副院長必須是具有審判職稱的法官。比如劉年夫院長,此前在省高院任職期間,擔任過刑庭庭長一職,因此具備一定的刑事案件審判經驗。佛山中院有關人士也表示,系統排案時,會根據預設的院長、副院長的專業背景安排民事、刑事或者行政案件,一般不會跨專業安排案件。“但由於目前法院的院長有行政事務要處理,所以給院長排案,還要根據院長的工作安排,綜合考慮案件排期。”一名法官介紹。
  多大的案子需正副院長來審?審判案件不拘泥於大案要案
  以副院長審辦的刑案為例,今年3月10日廣州燃料集團公司(國企)原董事長程樵佳受賄案由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現任政治部主任、三級高級法官楊正明擔任審判長。廣州中院院長劉年夫年初審理的第一起刑事案件也涉及親人之間行凶。儘管案情看似簡單,但由於案件為家庭倫理案,被告人的量刑方面需多做考慮。同樣,中山一起造成兩名嬰兒死亡3人受傷的刑事案件也是由中山中院副院長康軍擔任審判長進行審理。
  此外,南都記者採訪瞭解到,由於今年年初,省高院有了明確要求,正副院長出庭辦案的數量要增多,因此,目前正副院長審辦的案件不拘泥於只是大案要案。以佛山和廣州為例,目前已開庭和將開庭的案件中,多數為民事案件,且並不全是案情複雜的案件。“目前院長和副院長還有一定行政事務要負責處理,因此,不可能全是接手大案子。”一名法官解釋。
  正副院長審案有何不同?審理團隊集聚精英,解決棘手案件
  從此前由正副院長擔任審判長的案件來看,首先,正副院長的團隊可謂集聚精英,比如劉年夫近日審理的一起刑事案件,除了配備了一干經驗老到的審判員、書記員外,廣州市檢察院還派出副檢察長王健擔任本案公訴人出庭,併在宣讀起訴書時採用了更莊嚴的站立方式。
  無獨有偶,深圳中院副院長審理南方證券破產案件時,也是因為副院長擔任審判長,出庭審理案件時可謂解決了不少問題。一名法官回憶,該起案件讓副院長“出馬”,最大考慮就是基於案件專業性和棘手性。正是如此,有部分地方中級法院法官介紹,除了刑事民事案件外,有些棘手的地方“民告官”案件的審判長,也是由法院的副院長擔任。
  辦案數量

  院長副院長審案要求
  廣東:審判委員會委員每年須承辦1-2件案件,擔任審判長審理2-3件案件
  廣州:院長每年至少要辦2宗案件,副院長每年至少要辦4宗案件
  佛山:擔任審判委員會委員的法院院長每年辦案數量不得低於3件,副院長不低於10件。
  案件類型
  ●有重大社會影響的案件
  ●重大疑難複雜的案件
  ●上級部門、人大代表、政協委員關註的案件
  ●適用法律具有指導性意義的案件
  ●新類型案件
(原標題:廣東法院正副院長一年須審案兩三宗)
創作者介紹

Almighty

dv18dvnl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