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核問題六國(美國、英國、法國、俄羅斯、中國和德國)與伊朗24日凌晨在日內瓦就解決伊朗核問題第一階段措施達成協議,為解決伊朗核問題邁出重要一步。
  當天凌晨4時許,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阿什頓、六國外長及伊朗外長扎里夫共同出現在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所在地萬國宮,阿什頓宣佈六國與伊朗當天就解決伊核問題第一階段措施達成協議。
  在日內瓦國際會議中心舉行的記者會上,扎里夫說,當天達成的協議是一項重要成就,但只是第一步,各方需要繼續立足於平等、互相尊重和共同利益的原則而共同努力。
  美國國務卿克裡在記者會上說,協議主要內容包括:伊朗同意暫停生產豐度為5%以上的濃縮鈾,同時稀釋或轉化庫存的豐度為20%的濃縮鈾;接下來6個月時間里,伊朗不再增加豐度為3.5%的濃縮鈾庫存,不再興建額外的鈾濃縮設施,不新增離心機;伊朗不再建設被懷疑可能生產武器級別鈈的阿拉克重水反應堆;伊朗核設施接受以往從未有過的國際監督;暫停對伊朗黃金、貴金屬、汽車等的部分進口限制;暫停對伊朗石油化工產品的部分出口限制。
  克裡同時指出,對伊朗放鬆製裁的方式將是“有限和可逆轉的”,對伊朗石油禁運和金融製裁等絕大部分措施在6個月內仍將繼續。
  本輪對話會上,中國積極開展外交努力,勸和促談,推動各方儘早達成一致。中國外交部長王毅23日抵達日內瓦後同與會外交負責人舉行會晤,外交部副部長李保東自20日起也多次與各國與會官員磋商。中國代表團努力推動各方相向而行,鼓勵各方展示靈活姿態和政治決斷力,抓住難得機遇,為達成這項協議發揮了積極作用。
  這一協議得以達成,離不開前期談判的鋪墊。解決伊核問題的努力已經持續了10年多,特別是今年10月中旬以來,伊核六國與伊朗進行了三輪磋商,其中兩輪會談議程延期,說明談判雙方當時在就一些細節問題進行推敲和討價還價,為最終達成一致掃清障礙。
  聲 音
  中美均表示 “重要第一步”已邁出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通過其發言人發表聲明,在歡迎伊核問題第一階段協議的同時,敦促相關各方盡一切努力,在這一令人鼓舞的起點上再接再厲,建立互信,使今後的談判能夠擴大這份初步協議的範圍。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說,經過10年的努力,六國與伊朗終於達成了一份重要協議,標志著通過外交手段解決伊核問題邁出了重要的第一步。這份協議有利於維護國際核武不擴散體系,有利於維護中東地區的和平與穩定,有利於各方同伊朗開展正常交往,也有利於伊朗人民過上更好的生活。他強調,這份協議的內容兼顧了各方關切,下麵的關鍵就是要將其落到實處。
  美國總統奧巴馬說,協議向全面解決伊朗核問題邁出了“重要的第一步”。伊朗同意暫停生產一定純度的濃縮鈾,稀釋或轉化庫存的濃縮鈾,同時承諾不使用新的離心機。這是近十年來伊朗核項目首次得到遏制,將大大限制伊朗製造核武器的能力。
  奧巴馬承認伊朗擁有和平利用核能的權利。他說:“我們將帶著如下基本理解參加談判,即伊朗像其他國家一樣,應當能夠和平使用核能。”但他也表示,今後的談判“不會是一件簡單的事”,將會面臨“巨大挑戰”。
  俄羅斯外交部網站發表的聲明說,伊核協議對中東地區的形勢將產生有益影響,有助於抑制該地區近年來因試圖通過武力解決衝突和危機所帶來的危險傾向。協議能夠提高地區安全性,同時鞏固國際關係中公正和平衡體系的基礎。
  英國外交大臣黑格說:“這對於我們跟伊朗的關係來說是個重要的時刻,對國際防止核武擴散的工作來說更甚。”他說,“這個首階段協議涵蓋6個月的時間,伊朗在這段時間內將沒有能力推進(核計劃),部分項目更會出現倒退。”
  法國總統奧朗德說,各方就伊朗核問題達成的協議是“在正確的方向上邁出的重要一步”,是朝著實現伊朗停止核武器計劃前進的一個階段,也是“朝著我們與伊朗實現關係正常化前進的一個階段”。
  德國外長韋斯特韋勒說,各方向防止伊朗成為擁有核武器國家這一目標邁出“重要一步”。他說,下一步伊核問題各方應“建立信任”,目前達成的協議有待付諸實施,協議為解決伊核問題提供了“現實機會”,但各方仍有許多工作要做。
  伊拉克總理馬利基說,伊朗和六國達成協議是地區實現安全和穩定的重要一步,希望這樣有意義的談判將來能夠繼續以有效制止核擴散,以及作為消除中東地區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開始。他同時強調說,應該保證伊朗和平利用核能的權利。
  歐盟委員會主席巴羅佐發表聲明說,伊核問題六國與伊朗達成的協議對於全球安全與穩定而言,是一個重大突破。
  歐洲理事會主席範龍佩說,伊核問題六國與伊朗達成協議的方向是保證伊朗核計劃的和平性質,這無論對伊朗還是國際社會而言都是重要一步。
  以總理稱協議是“歷史性錯誤”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24日說,伊朗核問題六國(美國、英國、法國、俄羅斯、中國和德國)和伊朗當天在日內瓦達成的協議是“歷史性錯誤”。
  “這不是一個歷史性的協議,而是一個歷史性的錯誤,”內塔尼亞胡在當天舉行的內閣會議上說,“允許一個危險的政府掌握最危險的武器,對全世界的安全都是一個威脅”。
  他還表示,以色列不會受這一協議的約束,不會允許伊朗繼續擴大核能力,並保留在必要時自衛的權利。
  以色列外長利伯曼當天對伊核協議表示強烈譴責。他說,這一協議是伊朗自1979年革命以來取得的“最大勝利”,它不僅允許伊朗持有濃縮鈾並繼續核計劃,而且將以色列卷入核武器競賽中。以色列將認真審視這一協議帶來的新局面。
  以色列財政部長拉皮德也對協議的達成表示憂慮。
  背景
  伊朗核問題來龍去脈
  伊朗核計劃始於20世紀50年代後期,其核技術主要從當時關係密切的美國及西方國家引進。1980年美伊斷交後,美國曾多次指責伊朗以“和平利用核能”為掩護秘密發展核武器,並對其採取“遏制”政策。
  2003年初,伊朗宣佈發現並提煉出能為其核電站提供燃料的鈾後,美國對伊朗核計劃提出“嚴重質疑”,並多次警告伊朗停止與鈾濃縮相關的活動,甚至威脅將伊朗核問題提交聯合國安理會。
  國際原子能機構也通過多項決議,要求伊朗與其合作,簽署《不擴散核武器條約》附加議定書,終止鈾濃縮活動。在國際社會的斡旋下,伊朗採取了一系列積極舉措。2003年12月,伊朗正式簽署了《不擴散核武器條約》附加議定書,並一度暫停濃縮鈾活動。
  但在這之後,伊朗與西方在濃縮鈾等利用原子能的問題上再現分歧。2006年1月初,伊朗宣佈恢復中止兩年多的核燃料研究工作,伊核問題再度升溫。7月,在美國等西方國家的推動下,伊核問題被提交至聯合國安理會。為迫使伊朗放棄核活動,安理會通過多份對伊製裁決議,遭到伊朗的強烈反對。
  伊核問題被提交聯合國安理會後,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美、英、法、俄、中與德國六國官員多次舉行會晤,尋求伊核問題解決方案,形成了關於伊核問題的六國磋商機制。六國與伊朗自2008年7月以來舉行多輪對話,但由於雙方在鈾濃縮、製裁等核心問題上分歧嚴重,談判一直未取得明顯進展。
  今年8月伊朗新總統魯哈尼上任以來,伊核問題談判出現了新的契機。9月26日,伊朗外長扎里夫首次與六國外長就解決伊核問題面對面交換意見。10月中旬,六國與伊朗在日內瓦舉行了伊新政府成立以來的首輪對話。11月上旬,各相關方再度在日內瓦舉行談判。與此同時,各國領導人還在場外進行了頻繁的磋商。密集的談判最終導致了24日協議的達成。
  伊核問題
  未來仍面臨變數
  美伊對伊朗鈾濃縮權利解讀完全不同
  伊核問題
  未來仍面臨變數
  分析人士認為,伊核問題第一階段協議得以簽署的原因之一是,美國和伊朗在伊核問題上都採取了比較務實的態度。今年8月,伊朗新總統魯哈尼上臺後,在伊核問題上展現靈活的態度和積極對話的誠意。這主要是因為,在遭受西方長期製裁後,伊朗經濟受到很大影響。對伊朗來說,減緩核發展步伐以換取西方減輕甚至取消製裁,擺脫在國際上的孤立境地,是可以接受的。
  從美國角度看,伊核問題始終是一塊心病,一個擁有核武器的伊朗是美國不能容忍的。以有限的放鬆製裁來換取伊朗放緩甚至放棄核計劃,對華盛頓來說,是一筆合算的買賣。
  不過,分析人士也指出,簽訂協議只是“萬里長征第一步”,未來伊核問題的解決仍面臨不少變數。
  首先,如何看待伊朗的核權利,考驗著美伊雙方的誠意、耐心和智慧。
  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24日說,在伊朗核談團隊的推動下,伊朗的鈾濃縮權利獲得大國承認,將開啟伊朗經濟、技術進步的新徵程。伊朗總統魯哈尼也表示,協議承認了伊朗的核權利,而根據《不擴散核武器條約》,伊朗的核權利包括鈾濃縮權利。此外,協議還明確表示伊朗將繼續進行鈾濃縮活動。
  伊朗外長扎里夫24日在日內瓦說,根據當天達成的伊核問題協議,在6個月內伊朗將暫停生產純度為20%的濃縮鈾,但可以繼續其他鈾濃縮項目。
  不過,美國國務卿克裡作出不同解讀,他說協議並未承認伊朗的鈾濃縮權利。
  其次,魯哈尼與美國等西方國家進行對話,伊朗國內的強硬派並不認同。不少專家表示,從某種角度說,魯哈尼是在“走鋼絲”。
  再次,“走鋼絲”的不僅是魯哈尼,美國也在做著艱難的平衡。在與伊朗簽約的同時,美國也要想辦法安撫好以色列等中東盟友。
  中國“兩手”
  助力伊核破冰
  伊朗核問題第一階段協議的達成,是美伊關係緩和、中東地緣政治改變的結果;同時,作為伊核談判六國之一,中國“兩手”助力伊核破冰,作用不可或缺。
  中國在伊核問題上的“第一手”是秉持公正,勸和促談。2006年美、英、法、俄、中與德六國磋商機制確立以來,中國從未缺席任何一輪談判,併在其中發揮著“潤滑劑”的作用。如前中國駐伊朗大使華黎明所說,中國與美國、伊朗都保持較好的關係,所以往往能在談判出現危機的時候,扮演調解、緩衝的角色,呵護談判繼續進行。與其他談判方相比,中國的作用堪稱獨特。
  此外,中方多年來一直推動美國與伊朗直接對話。事實證明,作為伊朗核問題的核心,美伊關係的改善最終促使日內瓦會議達成協議。
  中國的“第二手”是為伊核問題的解決提出建設性意見。
  關於伊核問題,中國的主張始終清晰、明確。第一,伊朗不應擁有核武器,開發核武不利於世界和平、安全與穩定,也不能給伊朗帶來真正的安全;第二,應對伊朗合理的安全及經濟利益要求予以考慮,不應該剝奪伊朗和平開發核能的權利;第三,不應謀求以武力解決伊朗核問題,戰爭不但無助於問題的解決,還會引起中東乃至世界的動蕩。
  事實證明,中國的主張絕非權宜之計,而是符合各方利益、符合歷史發展潮流的建設性意見,如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中東研究中心主任李國富所說,中國秉持的分步、對等原則為各方接受,最終成為談判的方向所在。獨特的作用、公正的立場,使中國日益受到各方重視。在日內瓦會談前夕,伊朗總統魯哈尼19日還專門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電話,就本輪對話會深入交換了意見,傾聽中方建議。
  伊核初步協議塵埃落定,固然有著各方利益的因緣際會,更是以外交手段解決危機、避免戰爭的大勢所趨,人心所向。伊核問題的複雜性註定其解決不可能一蹴而就,但無論多麼困難,只要堅持對話,保持耐心,釋放善意,就一定能夠找到妥善的解決辦法,這是此次談判帶給人們的啟示,亦是中國過去、現在和將來倡導的原則和努力的方向。  (原標題:伊核問題達成第一階段協議)
創作者介紹

Almighty

dv18dvnl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